想日奈布的君鸿

君鸿,(总攻)改头像狂魔。occ狂魔。诸君,我喜欢令人窒息的操作。

【凹凸乙女】一个简单粗暴的武侠pa

1.复健失败……
2.君鸿并没有弃凹凸乙女喔

月黑风高杀人夜。
你望着天空上的圆月醉醺醺地想。
就在月亮完全隐没的那一刻,十几道黑影包围住了你,杀气腾腾。
你躺在屋顶上,视若无睹地喝着酒,黑衣人手握凶器向你挥去。
黑夜让你神情模糊,看不清是害怕还是慌张。
黑衣人却听见你在喃喃自语,“你说,这人生怎就如此喜怒无常呢?一会儿让你喜笑颜开,一会儿让你悲愤欲绝。”
“你说我也听不懂啦。”
清澈活泼的少年音忽的答道。
随着嗖嗖几声,敌人尽数倒地。
金嘻嘻哈哈地收好剑,白发红瞳褪去,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变成了金发碧眼的天使。
他夺走你手里的酒壶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就被辣的吐舌头,“一点都不好喝!”
你看着他又讲了大道理,“人生有酸甜苦辣,有时候你不喜欢的,别人未必不喜欢。”
“而且有的时候,你喜欢什么是由别人决定的。”
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“那你决定好要杀谁了吗?你那个讨厌的母亲还是表哥?”
“生命是很珍贵的。我不想杀人,所以不用管他们。恶人有恶报,终有一天他们会败在他们狭隘的心胸上。”
金看了看你,学着你的样子躺在房顶上,睁着他那双像蓝天一样清澈的眼睛看着星空,“星星真漂亮。”
你把看着天空的视线转向金的眼睛。
你觉得金的眼睛比夜空好看多了。
你一直盯着金看,看着他天使一样的面孔,忍不住想起了与他的相遇。
那天也是平常的一天。
但是也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幸运的一天。
你坐在一家小酒家里一口一口地慢慢喝着这里的招牌酒,眼尖地看见一抹金发在门边,有些醉了的你因为好奇走过去想一探究竟。
然后你看到了你西方友人一直念叨的天使。
阳光是他的头发,天空是他的眼睛。
但是这个天使现在大概在受欺负?
几个孩子嘻嘻哈哈地向他丟石子,“x国人,离开我们的国家!”
这可不行,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我们都是人类,没有什么不同。
你皱了皱眉头,刚想上去帮忙,但是那个人看了那些孩子一眼后他们就害怕地逃了。
你看着那几个忽然脸色苍白跑得飞快的孩子,喝醉的脑子一下转不过弯。
怎么回事?
“你能请我吃饭吗?”
少年独有的开朗声音打断了你的思考。
你看了看这位的脸,以为他初来异国他乡没有货币便出于恻隐之心同意了。
没想到这位少年居然吃完了你这个月的喝酒钱,现在微微清醒的你颤抖着手连酒杯都握不紧了。
妈耶,先人云人不可貌相,果然诚不欺我。
你付了钱,在店小二看冤大头的眼神下抽了抽嘴角。
你慢悠悠地走近了一个小巷子里,拍了拍空荡荡的酒葫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“少年哟,我已经没有钱可以请你啦。就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,行不行?”
“我叫金。”
金发少年悄无声息地从巷子的一角出现。
“你请我吃饭了,那么——”
“漂亮姐姐,你想杀谁?”
“哈?”
你目瞪口呆。
回想至今,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。
金这家伙一问三不知,你就只知道他是来中原找参加凹凸大会的姐姐的,还顺便帮好人杀杀坏人。
按金的说法请他吃饭的都是好人,你也不好告诉他有时候人贩子也是一样的。
毕竟按金的武力值谁能害他呢?
想到最近查到的东西,你有些不舍的说,“金,离开吧。”
“我找到你姐姐了。”
金惊喜地看着你,“真的吗?”
你点点头,告诉金秋的消息,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赶去后,有些自嘲地笑了笑。
喜欢什么的,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有这样的权力?
金那么好,他喜欢的人也一定是最好的吧。
你只是他人生里一个不大不小的过客而已。
所以当日后金带着他姐姐还有聘礼过来的时候,你一脸茫然无措还有一点小惊喜。
“姐姐,她就是我喜欢的人!”
金抱住你开心地对他姐姐说,然后双手搭在你的双肩上,表情认真,“xxx,你愿意和我结婚吗?”
你咬咬嘴唇,在金此刻的目光炯炯下觉得你的所有想法无所遁形。
“……我……我愿意。”
然后金抱起你转了个圈圈,“最喜欢你啦!”
“嗯……我也是(>///w///<)”


抛弃皇子身份当强盗的魔教教主雷狮&被一顿饭骗走的吃货将女

第一次遇见雷狮,是在皇宫里。
那时候你还是一个傻fufu除了吃和打架什么都不在乎的将军之女。
现在你因为武艺超群,被选为他的带刀侍卫。
一直贴身保护着他的安全。
你是有拒绝的权利的,但是雷狮一顿满汉全席让你晕头转向。
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你咬牙切齿地回想曾经。
雷狮看着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,毕竟你除了吃和打架最念得就是他当年坑你这件事了。
他挺喜欢你的,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雷王朝有你这样一个天真的家伙实在是有趣。
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,他一拳头拍向你的头,“喂,回神了。”
“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们走?”
他觉得你一定会同意,因为你也同意讨厌这个国家。
你也有一颗自由的心,也讨厌被束缚,也很骄傲。
但是雷狮却看见你摇了摇头,“不。”
他危险的看着你,“你确定要拒绝?”
你仍然坚定不移地看着他。
“啧。”雷狮咬了咬牙,转身跟着刚刚过来的卡米尔走了。
“既然做了这个决定,就别后悔。”
“后会有期,x”
你静静地看着雷狮的背影一会儿,然后与他背道而驰。
“不会后悔的。”
--
有人出卖了消息,雷狮出宫的事被知道了,现在已经有精兵前来阻挡。
因为是雷狮,所以他们足足派来了一万人来对付他们。
现在雷狮已经出发,精兵也已经快要赶到。
你的长戟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邃的划痕,站在这里。
你必须阻止他们。
就算付出生命。
“嗒嗒嗒”的巨大脚步声已经传来,你平静无波地看着眼前的千军万马。
“欲过此处者——死!”
你挥舞着你的武器,让红色染上了大地。
自己身上也慢慢的拥有一道浅一道深的伤口。
你的身体伤痕累累,内心却无所畏惧。
你是不会让任何人挡住你所要守护之人的脚步的。
因为卡米尔是你最喜欢的朋友。
雷狮是你的挚友……你所恋慕之人。
不过蝼蚁,也想伤害他们?
你的攻击随着受伤的疼痛越来越可怕,到最后,万千精兵死伤无数。
“呼……咳咳”
你捂着被捅穿的肺部,咳出了内脏,抬头看着无边无际的蓝色天空。
你看着自由自在肆意妄为的云。
渐渐倒地。
“嘿……我做到了。”
永别了,雷狮。
“鶸就是鶸,你以为你的拒绝有用吗?”
“卡米尔,带上她。”
“雷王,雷大皇子那几个家伙,一个都别想在伤了我的人后毫发无损。”
……
雷狮?
是你……回来了。

成为皇上日天日地嘉德罗斯&佛系小公主你

战火燃烧,国家即将灭亡。
你静静坐在宫殿的一端,眼睛看着宫外,仿佛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灭亡,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你是一个瞎子,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。
所以当周围吵杂惊恐的声音退去,血腥味蔓延,你也仍然是一副安安静静的表情。
你感觉到有人提起了你的后领。
“喂,你就是使诈让那两个虫子跑掉的策划人对吧?”
你转头看向发言人。
所有人都以为你是瞎子,但只有你知道——这只不过是你随口说说的一个谎言而已。
金色的头发,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杀手?
不对,眼睛蓝色的,这位眼睛是鎏金色的,闪得很。
不会吧……
“怪不得他们会在有了我完美的计划下,原来是您啊,圣空之国的国王——”
“嘉德罗斯。”
嘉德罗斯听见你说话却一反常态的惊讶,他暴力地掐住你的脸颊把你的头扭了过来,然后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怎么在这里!”
“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你的王国好好当你的公主吗?!”
你咧了咧嘴,无所谓地说:“因为作为玩伴的我被你送回王国,那些家伙特别失望。”
“既然已经被抛弃,当然要榨干这个所谓的公主的利用价值了。”
你说完以后饶有兴趣地观察嘉德罗斯的表情。
他果然如你想的一般没有被你的话语诱导。
“你在愚弄我吗?”
他用他那双会发光的眼睛看着你。
你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人生不长,自在随缘。”
“我就这么点追求你还要阻止我。”
嘉德罗斯危险地笑了。
“渣渣就是渣渣,是没有反抗强者的能力的。现在是我赢了,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你,都是我的了。”
嘉德罗斯松开捏着你衣服的手,“走吧。”
你无奈地搭上他伸出的手,被他带着走。
然后转头发布命令,“收队。”
“是,王后!”
士兵们这样回答。

给龙龙看海底世界 @奈布他人真的好 还有几张

其实我还活着……还有篇草稿写了两千多

我的衣服到了嘿嘿嘿奶布真好真帅

成长进度的闺女;-)

闺女emmmm

一点点可爱的涂鸦嘿嘿嘿

没有什么变化的海滩